我是春天的花朵 正好长在春天里

心碎

德国战车以摧枯拉朽之势灭了阿根廷,当他们下半场呼啸着轮番轰炸阿根廷球门的时候,一个与这两个国家毫无关系的我,心都跟着一起碎了。当看到马拉多纳满脸忧郁凄凉离场的时候,心中那份难以形容的压抑感缠绕心间,曾经在那么一小段,试图调整心态,试图说服自己这是一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比赛,能不能放松心情平静而优雅的欣赏这一切,吃点零食,喝点冷饮,跟身边的老婆调侃一下比赛的精彩之处,但最终发现是不可以的,不能做到这一点。

当德国人坐在看台上欢庆自己的胜利,当那些德国候补队员在场外放肆的探讨着比赛进程时,你可以从他们脸上看到他们那毫不掩饰的对阿根廷的蔑视、讥笑,甚至当德国球员替换下场的时候,你都能从他们脸上感觉到那一丝凌辱阿根廷后的得意与舒爽,他们那高佻的身材、魁梧的体魄、英俊的面庞,在场上不知疲倦的奔跑,严谨合理的攻防布局,机智灵巧的场上应变,你忽然离德国人很近很近,仿佛跨越时空回到了1939年,还是这一部战车,还是这群拥有几近完美的身段,雕刻般脸庞的人,用一切让你震撼的手段,诠释两个字:征服!

由于日尔曼人 普遍具有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的显著白种人特征,这些白种人特征往往被纳粹党视日尔曼人为优秀人种的的根据。历史上这些显著的白种人特征陆续衍生出关于日尔曼人的传说。19世纪和20世纪前半叶在德语地区日尔曼人往往被表现为“超人”,这个形象的主要缘由是塔西佗、恺撒等的描写。在他们的作品中他们将日耳曼人描写为金发碧眼的巨人,他们拥有超人的力气。这帮德国球员让我在看球的时候想到了一个词:种族优劣。老婆不懂足球,但每场我们必赌,昨天她选的是德国,其实她也是想选阿根廷的,但因我是阿根廷球迷,她被迫选了德国,比赛中间她一次一次的惊呼:德国队太厉害了!

我跟她普及了一下,奥迪车谁的?宝马车谁的?奔驰车谁的?保时捷谁的?在体育运动中,尤其是团队作战的体育运动中,民族优势太重要了。尽管阿根廷拥有那么多天才与灵性的球员,但在德国战车面前却如此不堪一击。阿根廷代表着华丽、浪漫主义、理想,德国却只代表现实,现实面前被首先粉碎的恰恰是浪漫、理想与华丽,潘帕斯雄鹰注定折戟沉沙,日耳曼人依靠自己钢铁般的意志和严明的战术纪律再次证明了自己的伟大!令人心碎的比赛,心碎处是理想被蹂躏,心碎处是美丽遭践踏,心碎处是对传奇的渴望被摧毁,这是一场完美的比赛,完美的令人心碎!

评论 ( 8 )

© 小家特快@移动映像 | Powered by LOFTER